IMF再揭伤疤:全球负债累累 当心金融危机昨日重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22 16:45

IMF再揭伤疤:全球负债累累 当心金融危机昨日重现

2018-04-22 16:04来源:FX168财经IMF/金融危机/特朗普

原标题:IMF再揭伤疤:全球负债累累 当心金融危机昨日重现

本周公布的一份报告令市场最近几乎遗忘的一个“心头大患”再现于人们眼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财政监测”(Fiscal Monitor)称,全球债务水平已经高于金融危机前夕的峰值。

前车之鉴

IMF此次公布的研究报告称,全世界的公共和私人债务已经高达164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225%,这一比例比2009年时的高峰还要高12%。

之所以称之为“心头大患”,是因为上一次由高额债务带来的“灾难”还历历在目。2007年开始爆发的金融危机又称“次贷危机”。当时由于美国房价的持续走高,信用不佳者也可获得贷款购房,被称为次级贷款。而当房价开始下跌,造成大量的次级房贷违约,引起了金融系统的连锁反应,大型金融机构的倒闭加剧了形势的恶化,股市暴跌、信贷紧缩,全球经济都由此受到波及,陷入衰退周期。

其后续影响之一是几乎席卷整个欧洲的债务危机。由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下滑令这些国家负债累累,最终债台高筑至无力偿还。直至今日,希腊的债务危机还没有解决。其本土经历了财务状况恶化、信用降级、借贷成本提高、紧缩财政政策、罢工、失业率骤增等一系列负面影响。而作为债主的欧盟和IMF本周还在开会讨论是否延缓希腊债务,并为此争论不休。

可见无论是私人领域还是公共领域的债务累积都蕴藏着危机。借贷在经济运行良好时不是什么问题,但在经济下行时却会加深并延长困境。

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FX168财经网

债多了不愁?

而此次公布的数据中,美国的状况尤为惊人。IMF称,美国预算赤字将在今年升至GDP的5.3%,明年增至GDP的5.9%。IMF还预期,到了2023年,美国的债务/GDP比例(116.9%)将超过G7国家中最近几年的“差生”——意大利(116.6%),财政重负甚至将超过莫桑比克和布隆迪。

上一次世界瞩目美国财政状况的恶化还是在去年12月份特朗普总统的1.5万亿美元减税方案通过之时。特朗普麾下的执政团队声称,减税和去监管可以帮助经济增长加速,从而带来更多的财政收入。但美联储和国会预算办公室的官员却对此表示怀疑。他们预计长期的经济增长将落后于税改所造成财政赤字的涨速。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在本周彭博电视的访问中称,降低公司税动机良好,但“有个不幸的麻烦是,没有资金支撑。”他说,共和党应该在减税前先缩减支出。

更有专家指责特朗普税改根本不合时宜——美国失业率正接近48年低位,纽约联储的“基础通胀标准”在3月份飙升至3.14%,为2005年以来最高。每日电讯报的国际商业编辑安布罗斯·埃文斯-普里查德将特朗普在经济周期顶端施以过度的财政刺激形容为经济中的“资本犯罪”。他评论说,特朗普的刺激政策其实缺乏负责任的目的,因为总体需求并不欠缺,产量的短缺也已经解决,财政乘数目前小于一。而最终的结果可能是IMF指出的“期限溢价突然降低,风险溢价上升,全球金融环境大幅缩紧。”

有报道称,2013年,奥巴马政府曾把降低财政赤字列为第三位的优先事项,紧随经济和就业之后,但到了1月份的大选,已经降到第14位,介于移民和禁毒之间。如今的特朗普总统热衷减税和增支,但对于如何降低财政赤字却几乎只字不提,这项事宜的优先程度想必也不会太高。

花旗银行的经济学家威廉姆·比特警告,假以时日,市场开始质疑美国偿付能力的致命时刻即将到来。

来源:全球债务数据库、IMF、FX168财经网

两头“大象”

当麻烦太多太大时,人们有时会选择视而不见。我们中国有句俗语叫“债多了不愁”,而西方则称之为“房间里的大象”。

普里查德说,现在关于债务问题的“大象”有两头。其一是显而易见的超高债务水平。除了此次IMF公布的研究报告,此前国际清算银行也曾发表过类似的结论,数字甚至更为惊人。但二者异曲同工,都凸显了金融危机后的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所滋生的借贷激增令全球经济的各个角落都陷入了这一沼泽。低息已经延续了一个时代,这令全世界对提升借贷成本都更为敏感。而一旦发生震动,财政缓冲这一武器已经弹药告缺,软弱无力。

其二则更为隐秘,事关全球美元债务。据统计,离岸美元债务自2000年以来已经翻了四倍,达16万亿美元。包括衍生品在内有30万亿美元。万一再遭遇2008年那样突然的追加保证金通知,美联储又在升息,美元流动性就会随之枯竭。

IMF称,市场不应被用于对冲大量美元贷款的货币交换市场目前平静的表象所蒙蔽。所谓的交叉货币基差可以迅速移动。“交换市场在紧张时期并不具有可靠的后盾。”银行届时可能会发现他们无法运转短期的美元资金。“银行随之将扮演市场压力的放大器。融资压力将使得银行缩减对非美借贷者的美元借贷。最终,银行可能会拖欠他们的美元债务。”

在这一过程中,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以及美元飙升可能会成为危机的引爆器。

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FX168财经网

风险放大器

而单就金融市场而言,还有另一隐忧。有统计表明,美国股票市场总值已经打破历史记录,上升至GDP的155%,比2011年的95%要高得多。同时华尔街的保证金借款已经飙升至5500亿美元。IMF警告,现在的信贷周期动态像极了2007年。

与雷曼兄弟倒闭前的峰值相比,美国的杠杆贷款已经翻倍至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和欧洲的债券基金已经将他们的衍生品杠杆比例由2014年的215%提升到了268%。

另外,美国去年新增贷款中,有75%都是那些最靠不住的“低门槛贷款”,契约保护质量的恶化急需小心。

上述这些数据无不令人担忧,当提升收益的工具变为风险放大器,拖欠债务的风险可能会失控,导致市场的完全关闭,并造成巨大的经济影响。要知道,当初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即便是拥有着靠谱到极致的管理团队(包括两位诺奖得主坐阵)以及保险到极致的交易策略(国债价格差异套利),也还是因为高负债而毁于一旦。

总之,IMF的这份报告警醒之情溢于言表。各国政府也许应该考虑松开经济加速的油门,而投资者或者也需适当降低风险。想办法把大象赶出房间,总好过房间最终被它撑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