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虽寒冷,而人心温暖(驻外记者手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31 05:12

  不久前,记者到阿拉木图市郊农场采访。由于从未到过那里,再加上导航无法使用,我很快就迷失了方向。一筹莫展时,忽见几个小男孩在路边玩耍,于是过去问路。小朋友们争先恐后地对我说:“往前走,在第一个路口直行,穿过一个村庄,在尽头的足球场左拐,然后沿着小河……”七嘴八舌的热情指路,却让我更加迷惑。见我一头雾水,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自告奋勇:“我带你去!”

  小男孩六七岁的样子,说着就要上我的车。我连忙婉拒,毕竟没有得到他父母的同意。“不用了,谢谢你,我再问问别人。”看到我要离开,他有些着急了,转身跨上背后的自行车,猛蹬了两脚冲到前面,朝我挥挥手,坚定地喊道:“跟我走!”之后,头也不回地向前骑去。我忙发动汽车跟在后头。大约走了10分钟,顺利抵达目的地。

  “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能不能……”脸上挂着汗珠的小男孩欲言又止,最后鼓足了勇气对我说:“能不能用中文写一句‘妈妈,我爱你’?她就要过生日了,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小家伙的要求令我意外又感动,我立刻拿出纸笔,用汉俄双语写下了祝福的话。男孩子捧着他的“劳动收获”兴奋不已,向我一个劲道谢。

  望着小男孩骑车渐行渐远,我脑海中浮现出到哈萨克斯坦这一年多来,一次次遇到的“热心肠”,让我有感于当地人那副“古道热肠”的温暖与友善。

  阿拉木图的冬季大雪纷飞,路面结冰是常事。我初来乍到,看着窗外如童话世界一般的雪景,实在不忍待在家里,于是换上运动服,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雪地徒步。或许是太过专注于周围的雪世界,一不留神,脚下一滑,身体便跟结冰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这一跤摔得不轻,坐在地上竟爬不起来。令我没想到的是,片刻间,已有五六个人围了过来。有的问我是否骨折,有的建议我待在原地先活动一下手脚,还有两个人则小心翼翼将我搀起来,扶着我在原地走了几步。见我穿得单薄,一位老人不容分说一把将我衣服的拉锁拉到最顶部,并严肃地说:“快点回家,围好围巾,换上棉衣再出来。”

  天气很冷,但路人们的关心,让我如沐春风。

  其实,在这里生活过的很多中国人都有类似的经历。一位在哈常驻的朋友告诉我,有一天他的妻子独自驾车外出,不小心将车倒进了路边半米深的明渠,车头高高翘起动弹不得。由于语言不通,吓坏了的妻子只能坐在悬空的驾驶室里给丈夫打电话。朋友立即前往救援。抵达时发现车已停在车位上,妻子也安然无恙。原来是附近的几个小伙子合力将车抬了出来。见几人尚未走远,朋友立刻跑过去道谢,并掏出100美元塞给他们。面对这笔不菲的感谢费,他们不约而同地摆手拒绝,一再说“不用谢,不用谢”。

  哈萨克斯坦有一句谚语,“只要沿途有毡房,哪怕你走一年也不用带一分钱、一粒粮”。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水草、住毡房的人少了,但他们对周围人,哪怕是对陌生人的热情、关心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慷慨救助中国音乐家冼星海的拜卡达莫夫一家,在中国无偿献血的留学生鲁斯兰,他们都是哈萨克斯坦人,他们是中哈世代友好的象征与基石。和帮助过我的人一样,他们身上有着共同的真诚、热情,特别是在现代社会,这种解人之困、急人之难的优秀品格,显得更为可贵。

  在一个民众友善友好的国度生活,尽管冰天雪地,人心也总是暖暖的。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31日 22 版)

(责编:王仁宏、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